未命名.png

教養專家提醒我們: 家長要學會放手,才不會讓孩子失去能力,變成媽寶。就如同放風箏,風箏想自由翱翔時,我們將線拉得越緊,風箏雖然飛不高,但越顯掙扎,待繃到極限,砰的一聲,線斷,風箏永遠飛走了。

 

說得容易,只是,當媽咪的人,怎可能就這麼容易放心放手呢?

 

想想看以下的情況?

你帶著孩子去買野營需要的東西,結果孩子貪玩,在大賣場走失,大喊:媽咪~~,你聽到孩子的呼喚,你會怎麼做?

等你找到孩子後,你會怎麼做?

當在野外健行,孩子背的背包看起來好重啊,你會怎麼做?

當遇到可怕的獨木橋時,你會說甚麼?

當孩子要幫忙搭帳棚卻弄得亂七八糟時,你會怎麼辦?

當晚上營火微弱,天冷了開始發抖,孩子還想看星星時,你會怎麼說?

在帳棚裡,當你為孩子蓋好被子時,你會說甚麼?

 

有這麼一本特別的繪本,講的是如以上常見的親子互動情境。初看到這本繪本,嘴角不自覺地因會心一笑而往上揚,是囉,彷彿是媽寶預防指引一樣,提醒著我們,因為我們愛孩子,所以要忍住想為孩子做很多事情的衝動。但也不是因為要訓練孩子獨立自主,所以什麼都讓孩子自己決定怎麼做 (這反而變成新一代親職教養的迷思~~)

 

在我當媽咪的歷程中,有一個眼神,是多年來仍忘不了的。

 

安安小學在頭城人文小學,從二年級上學期開始變成小小通勤族,上下學時間往返於羅東和頭城。升小學三年級的暑假,他第一次參加學校暑假營隊,一樣搭火車去學校。第一天營隊,我陪安安一起進入羅東火車站月台等車,一邊聊天。火車進站後,安安很自然的排隊跨步上車,我站到車門旁跟安安道別。排在我們後面的一位小姐,看我這大人怎麼沒有上車還在車門旁向小孩說再見,她轉過頭來用很驚訝的眼神瞄了我一眼!

 

被瞄一眼後,我突然想到,我不擔心安安嗎?

 

我不擔心嗎?擔心啊,只是,正因為擔心,所以從安安小時候,都盡量讓安安學會面對他有能力去面對的情況,久而久之,似乎也習慣安安的獨立了。

 

如同這本繪本想說的: 愛,不是把你捧在手心;愛,是讓你勇敢自己飛!

 

不過安媽咪認為,在讓孩子勇敢自己飛之前,要先讓孩子學會面對他有能力去面對的情況,而不是以為將孩子直接丟進水裡就能學會游泳一般。

 

安安從二年級開始搭火車上下學。二年級開學的頭二三天,早上安媽咪跟著安安一起搭火車到頭城火車站,下車後再走到學校,一邊讓安安熟悉路況,一邊向安安說明可能遇到的各種情況,例如搭錯車或坐過站,或萬一遇到怪叔叔時,安安可以怎麼辦。之後安安開始自己搭火車上學,每天早上送安安到火車站,我會跟安安進入車站,站在售票處旁的圍欄看著安安進站,等著安安在下月台前轉身向我揮手,看他下樓後我才離開。這情境,一直到安安G6離開人文為止。

 

剛開始朋友們聽到:什麼,才小學生二年級就要搭火車上學,不會危險嗎?

我說: 不會呀,火車上那麼多人,也還有其他同學一起搭車上學,不太會危險啊!

有朋友又問:那下車過馬路怎麼辦?

我說: 就教孩子過馬路的要注意的事情啊!

孩子原本就有這些能力!

 

平常早上上學時間,羅東火車站裡擠滿要到宜蘭或蘇澳的高中生,還有從其他地方來羅東的高中生或專科生。因當年還有幾個孩子從羅東或宜蘭到頭城人文上學,所以火車上同學們還可以相互照應,其實不太會需要特別擔心。(這幾年大概沒有了,因為人文學生家庭結構改變了)

 

那年營隊第一天我估量暑假期間,早上原本熱鬧的羅東火車站會空曠許多,也不會有小學生要一起搭火車到頭城,變成安安要獨自在月台等車。就這情況安媽咪也先和安安討論過,安安說他沒差,不過第一天我還是陪著安安到月台讓他放心(其實是為了安媽咪自己的心),然後就得到那一瞄。

 

後來,安安升四年級的暑假,自己搭客運到台北參加以前人文老師辦的暑假學校;六年級時他自己從羅東搭火車回新竹奶奶家,這些對安安已經不算甚麼挑戰了,而這些年,安安從很多次的面對問題當中,學會自己去處理事情,安媽咪也習慣不擔心。

 

那一「瞄」,包含的是安媽咪勇敢的放手,還有安安對自己的自信。但如同繪本最後,當媽咪為孩子蓋好被子,在已然熟睡的孩子耳邊,媽咪說的仍是「我愛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兒科醫師媽咪的撇步

安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