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人師! 

 

今天參加安安新學校的班親會。在安安的教室裡,我坐在安安的位置,試著體會安安這三個禮拜在這間教室裡的心情。 

 

會中班導師先將十二年國教計分方式的重點,講解給家長們了解。其實10點鐘就有學校安排的十二年國教專門講座,但班導師用很簡單但易懂的方式,讓家長們先了解重點為何,老師會如何協助孩子們拿到該有的分數。老師的解釋真的很簡潔,但一聽就懂,應該讓不少家長放心許多。我心裡驚喜於這位班導師的同理心。  

 

接下來,老師將他為孩子們未來三年的規劃,也用很簡單易懂的方式講給家長們聽。班導師說帶班很累,所以大部分的老師在帶完三年一輪的班級後,會休息一陣,當科任老師恢復一下元氣。但他已經連著帶三輪了,中間都沒有休息,因為他很喜歡陪伴孩子看著孩子成長的感覺。

 

老師講了幾個之前遇到的狀況,以及他如何處理孩子們的問題。聽著聽著,我心裡好感動,這位快中年但尚未婚的男老師,怎麼竟然這麼懂得這年紀孩子的心裡狀態。

 

其實孩子就是孩子,不論幾歲,孩子們一直在測試大人的底線,大人沒準則,孩子就沒規矩,因為孩子以為可以如此。但一旦大人建立起準則,讓孩子知道底線在哪,孩子自然的就有的規矩,有了規矩,心反而可以安定下來,才能好好的觀照自己。當然,這裡說的是合理的底線和準則。 

 

安安真幸運,第一次進入一般體制學校,就能遇到這麼明理的老師。 

 

會後,我找班導師問問看安安這三個星期在學校的情況。這位班導師真的很特別,他說他會為了班上的特殊學生特別去學習,之前有情緒障礙的孩子在班上,他會特地挑選相關的教師繼續課程去上課才能多了解一點。又例如他曾經為了班上一位從華德福系統來的學生,而到華德福去兼課半年,結果發現了實驗性學校裡不可思議的學習狀態,不過也讓他更了解如何協助這位學生將之前的損失補回來(學科+生活態度+行為舉止) 

 

安安是這位班導師第一次接觸到的人文學生。安安有著舊人文學生的優點,自信,思考清晰,表達能力好,有學習動機和動力,不過這些是在前四年就已打下的基礎,而G6這一年其實他這些優點幾乎沒有機會顯現和增進。不過這不能光憑家長自己稱讚自己的孩子。老師說安安看起來是個很有自信的孩子,學期剛開的自我介紹是班上講得最有條理清楚的孩子,但真正的能力如何還要再觀察。 

 

班導師好奇的問我:人文的戶外教學都這麼隨便?

 

原來在童軍課時,安安提到先前一次騎車到蘇澳,然後露宿蕪老坑的活動。那次是在今年7月初的酷暑下,家族老師帶著7,8個孩子從頭城騎車到蕪老坑。那次也沒有行前體能訓練,孩子們的腳踏車是前一天才各自從家裡運到學校去檢查。行前通知單寫著:夜宿蕪荖坑,結果回家後安安說是睡在蕪荖坑後門的涼亭和小草屋。

 

新的班導師本身是童軍團背景,很有辦活動經驗,又因是自然領域多次帶孩子出國去參訪和比賽,但他從未聽聞有哪位老師帶學生走出學校上課去是如此輕忽學生的安全。這位老師還不知道福隆夜騎更誇張的情況呢! (請參考: 人文國中小適性教育的NG花絮--15  :   走出校門上課去之驚魂記) 

 

班導師問我:人文老師都是這樣 

他看著我的眼神似乎在問,那妳們家長怎麼想?

 

我為人文老師們辯解:不是都這樣啦,是這一兩年才如此,以前的人文戶外活動是很有規劃性的,就如老師您剛才說的一樣,會寫好計畫案,會先做行前探查,會先做好體能或知識上的準備,會有完整的行前說明,會有平安保險,也會訓練孩子自己做規劃---最重要的是,老師會將孩子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就如同您說的把學生當作自己的孩子一樣,只是這兩年的主導老師,因為年輕氣盛經驗不足,又不容易溝通­---這是我們轉學的原因之一---。 

 

班導師不解的問: 沒有plan B? 要是下雨或學生體力不足怎麼辦 

我說: 沒有,只聽安安說這次的行程就是走走看看逛逛,老師說如果有問題或找不到睡覺地方,就回學校。 

 

班導師又問一次:人文老師都這樣? 他用那種妳們家長就讓老師這樣隨便的表情看我。 

我說我們家長剛開始也會想去反應,但經常就踢到鐵板---我回想起之前和幾位老師溝通不同NG情況時的狀況,講著講著,忍不住將B師講的那句話講給班導師聽,B師說: 

「我也在等,萬一有小孩發生狀況,那就會成為一個範本!」 

 

班導師的反應和所有正常的老師,所有正常家長,所有正常人一樣: 

怎麼會這麼說? 這是什樣的心態? 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當然班導師是個有品格的人,他沒有當場說這些話,不過從表情看來是有此種感覺) 

 

是啊,是什麼樣的老師會說出這種話 

 

和班導師談了許多,發現原來過去這一年找不到的人師,在這裡耶!這位老師真的有將孩子放在心上。

安安真是幸運! 

 

班導師提到之前說他帶班帶三輪都沒有休息,其實在每班的9年級這一年,他都在休息。原來,老師的作法是在第一年和孩子們建立好"師生關係,不是朋友關係,畢竟這年紀的思考能力仍不足,還是需要有好的大人來協助和引導。所以他會將合理的行為規範花時間先建立起來。

 

再來是培養同儕的良性競爭,班導師說孩子們學期初交回的個人資料表裡,幾乎孩子們和家長們都會提到一個共同的缺點--缺乏同理心,以自我為中心。這原本是青少年階段早期的人格發展特性,但如何讓這個特性將來不會變成是缺點,那就需要環境的引導。例如大人可以多介紹孩子們認識不同國家或不同社會階層的生活方式,讓孩子了解世界不只是我所看到的那樣,同時老師會適時將某個同學的優點,在不是很公開強調的情境下,讓孩子們去觀察和模仿 (例如因為和同學都不熟,所以安安這陣子下課後常常在看書,老師都看在眼裡,還曾請下課後比較愛打鬧的同學看看安安下課時間在幹嘛)。功課不寫或故意搗蛋? 老師和孩子會先約定好要如何處理,若孩子仍然故意有這些行為,就依照約定來處罰,讓孩子承擔自己能負責的後果,老師不會心軟(當然不是體罰)

 

慢慢的,教室內學習的環境和氣氛自然就能形成一個穩定的氛圍,孩子們彼此相互加油,或相互提醒,所以到了第三年,孩子們已養成好的生活態度,學到如何為自己的課業和行為負責任,所以這位老師很多時候是在旁納涼整理自己的資料,不用再將時間花在處理孩子們的狀況了。 

 

咦! 這位班導師的說法和做法,和人文原先依著兒童發展軌跡設計出的課程理念很相近耶。有這樣一套完整的規劃,除非是有明顯個別差異的孩子,不然大部分的孩子應該可以安然度過可能狂亂的青少年階段,穩定的進入更為獨立個體的高中階段。 

 

只是,帶領孩子們的大人,自己有這般穩定的人格嗎 

 

想起前幾天一位家長讓我看她之前還在人文時錄某課程的影片。因為他之前常應老師的請求進入教室協助。我看那影片看了一陣子,我問這位家長進入教室的功能,她說有時協助指導孩子,因孩子可能聽不懂老師教的,大部分是在協助維持秩序。但那是23班群的課,怎麼看起來像是在幼稚園一樣? 要聽課的孩子們圍在老師旁邊,不聽的在旁東張西望亂動亂趴。看起來孩子們因為不懂得遵守上課秩序,不懂得尊重老師和其他孩子們, 亂成一團無法上課,所以只好請家長進教室來幫忙? 

這位家長說,一堂課雖然是80分鐘,但上課零散到齊就要10分鐘,老師將孩子們聚集集中注意力至少也要10分鐘,課程中很快得注意力又散開來,還要再花時間請孩子們集中注力---這是甚麼現象? 看了真叫人心酸。 

 

可是安安在人文的前四年+G5的常態班,一班二十幾個孩子,一二位老師就可以hold住全場,根本不用家長在旁邊陪課。 

 

現在的人文,到底出了甚麼問題?  

而剛上國中的安安,雖然抱怨科任老師以罰寫當作處罰(不是只有安安抱怨,班導師說整班都在抱怨),但安安在寫罰寫時,仍認真的查字典查成語解釋慢慢寫完功課。第二天放學比較晚到家,原來是前晚的成語解釋寫得太簡略,下課後居然還被罰重寫一次。我聽了好不忍心,但安安說,沒甚麼,我寫很快。然而不到兩個月前,還沒確定正式轉學的安安,要他拿筆多寫兩個字,他還不高興呢! 

老師這身分,對不同求學階段的孩子其影響力之大,可能是人文老師所欠缺的考量點。回想人文從101年開始的有機體課程,經過了兩年,我給它的評論還是:人文才藝班。而且是品質無法掌控的才藝班。在校方資源不足,師資不足,老師經驗不足,品格不穩定的狀況下,仍強要開設許多”多元適性課程,琳瑯滿目,但只是為了適性這兩個字,並不是為了讓孩子培養甚麼帶得走的能力。表面上說是孩子喜歡,但有智慧的大人應該知道,喜歡不等同於興趣,有興趣不等同於有學習動機,相反過來的道理亦是。端看大人如何帶領。 

而同儕的力量,對於進入青少年階段的孩子更是無法想像的重要。然現在的人文理念,其實不管幾歲,只要孩子不想學,老師就告訴家長孩子還沒有準備好,先不用學先離開教室去尋找自己想學的。殊不知在這樣整體放空以及隨性的同儕氛圍中,孩子學到的不是我想學的態度,也不是我為什麼要學,而是我幹嘛要學不學也沒關係的態度。而可悲的是,從這種學習課程的態度延伸來看,結果是讓孩子養成對自己該做的事不必負責任的態度,繼續以"自我為中心"的想法,不用去尊重環境尊重別人的態度,更遑論不需去思考自己在不同社會中必須為自己的角色所該負起的責任。 

不懂孩子的人文主導老師,麻煩請參考洪蘭教授的文章: [可以信任,不能放任]

http://www.20187.org.tw/guan-yu-ai-ni-yi-bei-zi/hong-lan-zong-tuan-zhang-1/hong-lan-tan-ai-ni-yi-bei-zi/zhihuishaoyidiankeyixinrenbunengfangrenhonglan20030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媽咪 的頭像
安媽咪

兒科醫師媽咪的撇步

安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留言列表 (28)

發表留言
  • 訪客
  • 在兩三年前(因該是99年度)~依稀記得~那時楊教授非常義正嚴詞的指責當時g45的總導師~
    運用了教師的權威~左右孩子們和家長的想法~讓很多孩子感到害怕~和不得不聽老師的話~

    在人文若你一個人hold住全班20幾個孩子,會說成你是一個 power 教師 而這是人文不想要的 他們要的是一個 power 團體。

    當時在旁邊聽到這句話~一直很納悶...
    請問教授是不是也運用自己的權威在左右家長的想法呢?


  • 訪客
  • 孩子轉離人文後,經過了三個星期的適應,已脫胎換骨

    最令人驚訝的是學校裡的老師非常優秀,有彈性,雖然必須在大框架下教導孩子

    但老師很樂於和家長溝通,最擔心兩個孩子的寫字問題,老師都非常寬容

    人文可視為孩子的無秩序零壓力童年階段,當孩子學習的心萌芽時,必須立即割捨,幫孩子尋找下一個新天地

    等待,期待,一廂情願,幻想,信任,許願 . . . . . . 等等, 全部於事無補
  • 悄悄話
  • 訪客
  • 進入體制內的學校不見得不好,遇到的班導師其實很重要。(雖然也有怪老師)
    但我覺得只要老師有心,體制內的學校一樣可以帶給孩子許多教育上的可能。
    近幾年能夠考進去一般體制內學校擔任正式教師的年輕老師幾乎都非常優秀,也很具熱忱,求新求變翻轉創意的老師也不少,人師在一般學校裡也是很多的。
  • 訪客
  • 人文,孩子的天堂,老師的地獄

    這是流傳在教育界的一句話

    同樣的,當孩子不再是孩子,天堂就已不是天堂

    當老師不再是老師,地獄也不像地獄了

    但是,這不是天堂也不像地獄的地方,卻離真實人生,更加遙遠 !
  • 訪客
  • 放縱看成排毒

    欺凌說是排毒

    快感源自排毒

    當自己的異常排毒可以凌駕別人的正常學習時

    造就了霸凌者的天堂

    髒話橫行 道德淪喪

    一人摔跤 眾人大笑

    藏物最樂 敲頭練功

    原來這就是天堂
  • Thomas Lee
  • 洪蘭教授文中提到的〈教育孩子我錯了〉這篇文章http://www.es.nccu.edu.tw/class/class12/article5.htm
    作者正是「人文」的陳○枝主任多年前的舊作啊!

    陳文末以這樣兩段話做總結──
    「今天大家在批評教改,許多提倡教改的人,認為不可讓教改污名化。但教改不一定必然就是好的!對的!就像任何教學方法,都有他的優點和缺點,沒有最完美的方法。
    我當初最尊崇自由、開放的教育,今日檢視自己的孩子,才感受到他的缺失。但孩子的童年已逝,不可能再重來。除了對孩子感到抱歉,也希望我們的教改,不要隨意拿別人的孩子當白老鼠。教改,也不一定是最好、最對的。」
    文末,陳以上面兩段話做總結,其中「希望我們的教改,不要隨意拿別人的孩子當白老鼠。」最值得「人文」經營階層深省自責啊!而陳先生多年來,為師專同學適性教育基金會楊「創辦人」寫了多少睜眼說瞎話的吹捧文章,還出過幾本書,最近才由天衛文化(小魯)又出版了《適性教育在人文:一所「另類教育」的學校》一書,十年來,前前後後把多少家庭、孩子騙來「人文」給楊當白老鼠?!陳○枝對自己孩子感到抱歉的同時,對別人家的孩子和家長,難道沒有一絲歉意、甚或罪惡感嗎?
  • 訪客
  • 兩年多前,我曾經與一位剛離開人文,非常資深的老師在網路上對話

    這位老師當時人稱"最了解楊教授理念的老師","楊教授之筆"

    許多與適性教育相關之文件都出自她的手筆

    我在網路上問她:學校裡適性教育的問題究竟是什麼?

    她回應:慣於放大特例來涵蓋全體 (記得意思如此)

    你們懂意思嗎?當時我完全不懂她的意思,完全不能理解

    但是,後來逐漸懂了

    這就是這裡的問題,這裡不是國民義務教育,是楊氏特殊教育

    每一個細節都是

    這裡是一個大型實驗場

    但是沒有嚴謹的觀察,紀錄,調整與驗證

    只有一廂情願的認定

    信仰式的遵循與拜服

    仗著縣府這個強大靠山

    更仗著縣府金錢奧援與盲目放縱

    愛怎麼做就怎麼做

    愛怎樣就怎樣

    你能怎樣?

    知名人物與出錢的人可以在這裡呼風喚雨

    教育合夥人的含意是 :

    捧著錢,雙膝跪地,雙手要高舉過頂

    此時,已達教育合夥人的高水準高水平

    神會下起糖果雨分大家吃
  • 訪客
  • 楊先生曾經說過,家庭經濟狀況也是天賦的一部分,因此這些討論,都在他的邏輯當中。
  • 訪客
  • 生命會找出路
    突破環境的限制與天生的限制,產生新物種,是自然的鐵律,萬物進化的原理
    尋找天賦,等於自我限制,非常愚蠢
    人的潛力非常強大 但必經開發啟發而後致
    人生很短 從出生到死每一秒都在學習
    不可能等什麼準備好 永遠不可能準備好
    太輕視學習 太藐視學習
    如何學?
    忘卻天賦 突破自我
    你真正的天賦不用去找
    只要努力學習周圍一切,努力汲取你周圍的一切
    你的天賦會像呼吸一樣與你共存
    找什麼?等什麼?
  • 不要做一個後悔的人
  • #7先生,我把您的發言,複製到陳小姐的網站,居然被刪除了耶!還揚言要交給網路警察查辦,不好意思,您有發言不慎的可能嗎?我這個轉po的"俗辣"好擔心。老朋友。
  • Thomas Lee
  • 給#11先生&……

    一、 我的言論如果逾越了法律規範,當然是我這個行為人應該負責;如果我的言論並未逾越法律規範,也不會因為你「轉po我的貼文」,我的言論就突然違法了。

    二、 我認為,自己基於公益(本身同時也是受害者) ,就主、客觀認知、查證過的事實,對可受公評的人及其言行做出合乎「法、理、情」的評論,甚或指責,並未逾越法律規範。你只需注意自己「轉po我的(或他人的)貼文」行為本身,有沒有違法之虞即可。我判斷,你「轉po我的這則貼文」,沒有違法之虞。

    三、 我認為,安儀女士不是「人文」這個經營團隊存亡絕續的關鍵人士,況且,她也無需為這個團隊過去的罪孽負責。我們有許多更重要且實際有用的事,尚待努力促成,我不想把自己消耗在無謂的枝節上,因此,從未關注安儀女士的舉動,也未曾在其部落格留言。只有一次在安媽咪的部落格與安儀女士相遇,從她的言論中,我察覺到她正陷入一種「以極端心態,捍衛自己所歌頌、崇尚的心靈自由與開放」的可怕境地,而不自知,所以,我用了強烈的比喻和措辭,直白地指出這種心靈的危險性。

    四、 今天特地到安儀女士部落格逛逛,主要是想看看她與網友間的互動。對她報導「人文」的內容,我倒沒那麼感興趣,畢竟,認知不足加上主觀投射,會讓我們對自己看到的真相產生偏見和扭曲,尤其是有心人刻意用障眼法和詐術要欺騙我們時,沒受過相當教訓是不會清醒的,我們都是過來人,不是嗎?其實,安儀女士是位聰明、自信、認真、靈活、直爽、有個性,又有點叛逆的人,要長期欺騙她,沒那麼容易!她也絕不是那種會睜眼說瞎話,以違心之論誘人上當的人。「人文」目前只是安儀女士沒經驗過的新鮮玩意兒,說不定把玩一陣子覺得沒什麼了,也就隨手扔掉了。大家圍著她,勸她趕快放手,恐怕反而讓她誤以為是個寶,偏想緊抓著不鬆手呢!

    五、 我反對任何人到別人家做客、切磋、請益就教時,抱著踢館、較量、找碴的心態,惡意騷擾、強迫推銷、冷嘲熱諷、挑撥離間……我相信,安儀女士是位有品質、有品格的聰明人,要是我的話,我會給她空間,讓她自己去察覺領悟。
  • 訪客
  • 陳安儀昨晚開始大刪網友的留文,我的PO文在陳安儀那邊被刪掉約略十篇,只要有稍微批判她一點的就被刪掉,您現在去看只剩一片祥和歌頌之聲
  • 誰來我家?
  • 不用再去作家那裏留言了,
    她可是每天都有來安媽咪這兒逛逛呢?
    不管她是要獲取新情報還是要接受眾人的"潛移默化"

    請看"誰來我家"的圖像
  • 放手了!
  • 大家不要再鬥來鬥去, 毫無意義, 不要攻擊他人, 對事情沒有幫助. 在安媽咪平台, 要尊重她. 陳安儀小姐有她的選擇權, 是福是禍, 她自己會承擔. 相信大家也累了, 往前看, 各自選擇自己所愛, 往前走, 不要再回頭看了. 祝福大家!
  • 悄悄話
  • 訪客
  • T先生,謝謝您的回應,小的收到了。感謝。我是#7。
  • 訪客
  • 打錯了,該是#11
  • 不要做一個後悔的人
  • 針對人文的是是非非,真的很難一言以蔽之。孰是孰非?孩子們長大了見輸贏。現在發生在台灣的社會新聞,不會讓大家膽戰心驚嗎?或許這就是---應該會發生的事吧!天佑台灣!天佑大家!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訪客
  • 請支持香港佔中,今天的香港,將是我們台灣的借鏡,雨傘革命是和平的,但港府卻用催淚彈,辣椒水,塑膠子彈對付人民的和平集會,這不是一個民主法治社會該發生的事,請支持這些有理想的同學和香港同胞
  • 訪客
  • 罵生「畜生、廢渣...」 國中老師被起訴

    2014-10-10 08:21
    〔本報訊〕新北市某國中一名女老師在其他同學面前大罵劉姓男學生「耳聾、畜生、廢渣」等不堪入耳的話,被依公然侮辱罪嫌起訴。
    聯合報報導,今年3月14日,女老師認為平常表現不佳的劉姓男學生拿走同學的地理作業,她寫聯絡簿通知家長,並要求劉生交「自述表」,否則將給予記過處分,但劉生卻不理睬,讓她勃然大怒,早自習時在同學面前大罵「你是耳聾喔?」「畜生」等,要求他一定要寫。

    一名女老師在其他同學面前大罵男學生不堪入耳的言語,被依公然侮辱罪嫌起訴。
    報導指出,事後劉生仍是不交,讓女老師再次暴怒,大罵「連這點事情都不願意做,你是廢渣喔」,中午女老師將劉生帶至辦公室,要他在旁邊吃完午餐後當場撰寫,劉生不滿老師「強迫」,回家後向父親告狀。
    劉父得知後怒不可遏,不但向媒體投訴,還對女老師提告,檢方偵訊時,徐女表示她出於好意,希望孩子能改過向善,她已為不當的言語向對方表達歉意,願意和解,不過劉父不滿指「這種老師,怎麼可以讓她當下去」,堅持不和解。
  • 訪客
  • 看了留言後,發現這裡的讀者攻擊性很強
  • 訪客
  • 這不是攻擊,這只是建議,是那位作家自已不能接受公評,希望她像14樓說的一樣能接受眾人的"潛移默化"
  • 訪客
  • T大,在作家那的留言好像都被刪除了,她真是不理性
  • 訪客
  • #24,如果有人一再說謊、抹黑,你忍無可忍後,會不會爆發?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