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外實驗教育的師資培育>個案討論報告

關於NG-35,阿貴老師的回覆:

 

謝謝安媽咪提供這個訊息, 花了一點時間去了解, 目前推測這一位小朋友, 很可能在他幼兒階段, 我就有接觸過, 那段時間我們花不少的時間在陪伴他, 後來進入國小部, 學校老師也全心全意的在照顧他, 孩子的母親也是心理學的專業人士,當中可能因為選擇的心理學典範,有些不同,因此在學校與家庭之間的處理方式是很費時間在溝通。 文章中所提的現象, 經過和老師們查證後發現有許多地方是被簡化了。不過,無論如何還是非常感謝您持續關心人文國中小的發展。

 

喔,原來阿貴老師認為問題出在「可能因為選擇的心理學典範,有些不同」所致~~

阿貴老師的性格調育說法,可能不少人已經再熟悉不過,就不用在此多說。而這過程甚麼地方被被簡化了,導致NG-35的事件呢? 

NG-35中這位具有心理學專業背景的家長曾經問阿貴老師:你為什麼認為我的孩子是X問題?阿貴老師回應:我看一眼就知道!

阿貴老師的回答讓家長驚訝不已,自栩為性格調育師的阿貴老師,已經練就不需要仔細觀察與了解,看一眼就知道孩子問題何在的功力了?

哇,讚嘆阿貴老師!

只可惜,阿貴老師的功力對人文國中小目前的景況似乎幫不了忙。

 

安媽咪很早以前就曾呼籲過----『人文』足已給教育界當一個教育個案來探討!人文一向說的正是「適性教育」、「引發孩子的學習動機」和尊重孩子學習意願「將學習主導權還給孩子」,而人文這兩年的有機體課程還非常符合「實驗」和「創新」的精神,可是最近幾年來陳情訴訟不斷,這其中一定有許多專家學者們及立委大人意想不到的狀況和實際案例。人文的成和敗,若有教育界專家來追蹤探討,相信可以給教育改革者提供許多珍貴的參考資料,減少錯誤政策的制訂,也可以讓實驗性學校減少不正確的實驗和創新,讓孩子們早日擁有他們該有的受教權 -----

可惜,又過了三四年,問題越滾越大,教育界內甚麼時候才能有學者有擔當出來開個討論會呢?


在等待結果之時,關心實驗教育的大家也不要閒著,就先請這位心理諮商師家長,來分析台灣教育史上最值得討論的教育個案吧! 

 

<論體制外實驗教育的師資培育>

以這次宜蘭縣涉及多項違約的公辦民營學校-人文國中小為借鏡,檢視體制外實驗學校難以掌握的師資培育議題。

人文國中小由創辦人楊教授,主要以阿德勒學派與依附理論作為教師師資培育的主軸,學校教師的組成只有極少數的合格教師(有教師證),多半為各類科系大學畢業的有志青年或家長。

一、教師來源與養成

人文教師來源多元,只要是大學畢業經過面試,在校見習幾個月就可以上場擔任教師,師資培訓由創辦人楊教授於寒暑假進行幾日師訓,師資養成過程充分不足。

 

二、半調子的阿德勒(陪不理論的極端濫用)

人文推展的阿德勒學派有一個部分提到「孩子的錯誤行為動機」,透過檢視孩子錯誤行為目的(尋求關注、權力鬥爭、報復、表現無能),為避免強化孩子錯誤行為目的,滿足孩子正向關注,因此,希望家長、教師透過增加陪伴,以避免孩子需要使用錯誤行為來要關注。

這個論點,被多數的家長與老師吸收與運用,原初立意是良好的,也對多數的家長生了效果,開始調整自己的工作,增加給孩子的陪伴。教育現場,老師們對於孩子的行為問題處理策略也是增加陪伴,所以孩子越多行為狀況,老師人力就越顯不足,然後就需要更多家長進場陪伴。

陪不的理論深根在老師與家長的信念中,把陪伴當成所有問題行為的解藥,也把孩子的問題行為成因窄化到家長陪不的層面。

其實,阿德勒學派遠遠不僅止於此,還包括「鼓勵的運用」、「社會貢獻」等部份,在人文教育現場,鮮少看到有幾位老師能充分運用鼓勵以強化孩子的正向行為,另外,也發現在課程設計與教學上也缺乏培養孩子社會貢獻的利他精神,導致自我的孩子更加自我中心。

 

三、依附對象之誤用

在某些心理治療的論點中,將幼年時期的依附關係品質視為成長後人際關係的重要關鍵,而心理師在治療歷程中透過成為個案重要客體,並於治療中透過滿足與修復依附關係中的失落與創傷議題,讓個案得以重建。

而在人文的教育現場,教師被教導與允許成為孩子的重要客體,讓學生對於教師生超出師生間的情誼,並成為孩子重要的依附對象,孩子間為了搶老師而吃醋,而老師仍盡情地讓孩子依附而未設立合適的界線。老師並非受過專業訓練的心理治療者,在我看來是非常危險且不合乎師生倫理的事。

 

四、排毒謬論

在人文經常可以聽到排毒,所謂的「毒」是指從上一所學校帶來的毒,包括過去體制學校因強調考試與填鴨教育而打壞孩子學習胃口,所以要讓孩子先排毒,而排毒的過程就是要讓孩子可以選擇要不要學習、以及要學什麼。因此,只要孩子對學習沒有興趣,就是在排毒,毒只要排完了,孩子自然會想要學習。

 有趣的是,排毒到底要排多久?有些孩子好多年了,還在排毒,如果孩子不想學習較艱難乏味的課程,就繼續任憑孩子自由選課,就以基本的語文能力來,不認識字、不會寫字要如何讓孩子能進一步的攝取更多知識呢?而孩子不想靜下來學習,喜歡動態的遊戲,教師們便努力的設計各式有趣刺激好玩的遊戲,長期下來,孩子對於需要靜心下來學習的課程便更加失去學習興趣,然後就要繼續排毒。

 

我在人文的實驗教育裡,看到了相對於傳統體制教育的極端展現,而這些充滿教育熱誠的老師們,錯用了各式心理學派的論點,在不扎實的師資培訓中,誤導與耽誤了孩子的學習進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媽咪 的頭像
安媽咪

兒科醫師媽咪的撇步

安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人文的師資極度缺乏專業素養,許多老師甚至是畢業至後段班(科技)大學,雖然畢業學校不代表一個人未來發展的好壞,但是,可以推敲這些老師多在自己學生時代的學習或學業表現就較不理想,以致這些老師進到人文任教後也認為體制內的學校都是壓抑人發展,體制內老師都是填鴨教學,種種都是嚴重破壞孩子發展的罪惡大極。這些老師一來較無法開一些知識性較強的打基礎課程,二來為了贏合人文孩子,爭相能成為孩子口中的受歡迎老師,隔年續聘代理教師較無礙,皆無所不用其極的討好孩子,平時還可看見任憑孩子爬到老師身上,讓老師背著他們行走,或是大量開孩子喜歡的烹飪,電腦scratch,舞蹈,手做DIY,運動...等課程,孩子變成從早到晚一路選下來的課幾乎都是像社團的活動課,打基礎的一些知識性課程可說幾乎不見了! 這些亂象導致很多學生到國小高年級了,國字一大堆不會寫,數學九九乘法無法熟記,其他數學未知數高階解題就更別說了。
    人文的亂象,問題實在很難細說細數,只能請宜蘭縣教育處及國教輔導團處理,才能還人民一個公道!
  • 訪客
  • 芬蘭的教育,被稱為創新開放世界第一,小學三年級一樣重視九九乘法教學
    這是他們的課本及教學方式
    https://www.kidemaa.tw/explore/article/irene-finnish-mathematics/
    知識與學科,在基礎教育中非常重要。讓孩子喜歡接受的關鍵在:如何用最活潑最啟發最生活化的方式來引導孩子。
    森小是台灣最先進的理念學校,致力於數學多年,開發出"數學想想"系列教程。
    這所即將被縣府結束的學校,用口號和反知識反學科方式對付數學。奇怪的還是有很多信徒盲從跟隨、為之辯解,真個令人嘆為觀止。
  • 訪客
  • 阿德勒的學說,不能用於自閉症孩子身上。家有自閉症的父母就會知道,他們不是依什麼動機目的來行為的。
    阿德勒(1870-1937)的時代,兒童行為學家還沒有真正認識自閉症,當時用阿德勒學說看待自閉症的方式:「阿德勒目的論有說到,自閉症的人,其實根本就是自己不想走出來,覺得只要持續不出門不去認識人,就會有人來持續關心他們,他們沒必要冒險去承擔被其他人討厭,不認同,只要好好地待在舒適圈,待在房間,就會得到家人 醫生 朋友的關心。」整個的胡扯。
    阿德勒之後,在1944年亞斯伯格症才第一次被報告,大量關於亞斯伯格症的研究開始問世,人類也才逐漸解開泛自閉症神奇的密碼。
    有泛自閉症孩子的家長,不要用阿德勒學說或找上阿德勒學說的推行學者來解決自己孩子的問題。基本上這樣的孩子沒有問題,他們可以說是用另一個次元維度思考的人類族群。用阿德勒的方式"調育"孩子,在自閉症的特性表現這個部分是無用的。
    我是Q爸,我自己家裡有這樣的孩子。
    推薦一下"東尼.艾伍德"的著作,這位專家醫生接觸過五千個以上的泛自閉症孩子,書中有很多對家長及孩子實用的指引。
  • Q爸,感謝你的分享,很高興孩子們在你和Q媽自覺身為特殊孩童家長,需要對特殊孩童發展的學說有基本的認識下,不斷地增進自己而知道如何為孩子尋求適當資源和支持,孩子們在你們的努力下,也隨著年紀增長發揮著他們自己的潛能。
    好希望不適當的老師能早日有所知覺,不要以一知半解的說法繼續耽誤別人的孩子。也希望,家長們為了孩子,要花腦筋思考一下自己所相信的老師所講出來的話語,是真的有道理嗎?

    安媽咪 於 2018/01/01 16:37 回覆

  • 訪客
  • 安媽咪..請問後來你們家小孩轉出後,就讀哪間學校呢?是實驗學校還是一般傳統學校呢?因為也要幫寶貝挑學校了,拜託您給我一些建議或資訊喔:)
  • 你好,安安後來進入體制內國中一年級,剛開始不太適應,因為不知道為什麼要一直考試,也暫時找不到可以講話聊天的同學(覺得同學愛打鬧像小孩一樣)。但對於功課,因原本就有"為何要學習"的自我思考力,所以盡管讀的辛苦,還是主動參加發明展,科展,簡報比賽等自己有興趣的活動。現在已高一,仍然讀的辛苦,不過對自我學習更加穩定和清楚。

    當初留在學校的孩子,要看家長的想法,是因為贊成所以留下,還是只是因為擔心離開而不敢離開。但,安媽咪的想法是,人生原本是馬拉松,每一階段都有每一階段的問題和美好,壓力/不適應/辛苦等等,不是那麼糟的事情。即便是繼續留下,終有一天要離開,即便離開,也終有一天會再度離開進入新環境,那是沒有辦法的現況。我們能做的,也許仍然是支持和陪伴,適度的引導,安心的放手!
    祝福你!

    安媽咪 於 2018/06/24 23:3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