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榜樣

有家長認C為NG系列裡提到有關B師的事情,對B師很不公平。這位家長的訴求有兩點:

 

第一點,這位家長C以”B師沒有在看NG系列”,無法為自己辯護,所以認為文中指出B師設計出的課程其內容和想法有誤是不公平的做法。但這位家長C不知道的是,當NG-1,2貼文出來後,這位B師很快的以FB私訊傳來其獨特的指教(類似NG系列前傳),所以我想B師應該是有在看這NG系列。再者在NG-7,8,9,10文中我認真搜尋專業資料,再輔以個人所學及職場經驗,希望討論人文這兩年”適性”課程的謬誤,以解答我自己對”人文為何變了”的迷惑。這位C家長可能因為愛師心切,沒有看清楚在NG-8裡已經提到,B師只是人文主導老師群的代表而已:

 

 

然而請不要誤會,以下的討論不是特別針對B師。B師是位非常認真又有創意的年 輕老師,我曾公開和私底下都稱讚過B師。只是也只有B師在記錄孩子們上學後和同儕還有和老師們相處的狀況,而B師在G6這年的課程設計中似乎又占了很重要的地位,因為據B師自述:夥伴刻意把領導班群發展的位置讓給我當作師培---

既然是老師夥伴們的安排,那B師設計出的課程,理當是有總導師或校長或治校委員會來督導課程內容和品質,所以以B師設計課程的想法來代替G6蓄勢家這年度校方治校的想法和做法應該不為過。

 

我將情況說明給家長C後,家長C沒有再針對此點提出其他意見。

 

第二點,就很值得討論了。家長C說: B師很好,是女兒最愛的老師。

(同樣的先說明,以下以B師,家長和孩子為例來做情境討論,但絕對不是針對這幾位人士個人做評論或攻擊)

 

有另一位家長A留言給這位家長C: 我好奇的問我小孩,結果他挑眉說:「哪有,B師很會故意玩人好不好!也有當眾說她明明是女生(上述家長的女兒),怎麼長那麼大隻,簡直是金鋼芭比!唉唷,他才不會管你抗不抗議咧,他很敢講好不好,我們班最常講髒話的也是他啊」

 

家長C回覆家長A之留言:

我女兒很愛B師,B師用她信任的方式對待她,用她接受的方式開她玩笑,(她171公分,本來就很大隻)她喜歡他的特立獨行,坦誠不造作,她常常回來告訴我B師跟她談的很多想法及他們一起做的事。我看到B師在質性評量中那麼一針見血的觀察,我知道他就算偶爾罵髒話(很抱歉,我也會罵一字經,我看到這些XXX的留言我已經X一個晚上了。)但他是個愛學生的認真老師。

這樣就夠了。

 

這樣就夠了嗎?

「教育無他,唯愛與榜樣」,在人文裡「愛」不會少,但「榜樣」呢? 

 

這陣子NG系列討論人文的問題,我認為主要的問題之一是目前人文的主導老師將”隨性”當成”適性”。然而,”適性教育”在目前教改連連的環境中,已經成為一個空泛的”口號”,似乎只要不同於一般體制的教育,只要說是”因人而異”或”符合個別需求”的教育,就可以稱為”適性教育”,這是極大的錯誤觀念。其實適性教育有其嚴謹的定義,不然大家自己怎麼想就怎麼做,可能就會出現類似人文的混亂情況。

 (請參考: 人文蓄勢家-2)

   

但是,我認為這兩年人文最大的問題是,「教育無他,唯愛與榜樣」的「榜樣」出了問題。

只有愛,但沒有正確的「榜樣」,孩子會變成甚麼樣呢?

 

不管學校要採取何種教育,重要的是孩子在學校如何學習品格教育? 品格教育更是孩子將來能帶著走的重要能力吧!

 

學校教育所提供的是一個小型社會的縮影,其目的並不在於要孩子追求外在的表現,例如成績分數比賽等,而是藉由教育提升內在的層次,例如規範行為、價值觀念等的養成,所以學校本身就具有教化的功能,不只是老師會影響孩子,其他如學校的硬體設施,環境佈置,課程概念,人文風氣等等,都會影響學生品格的形成。

 

在眾多學習理論當中,班度拉(Bandura)提出的社會學習論最能說明環境對孩子的影響力。他認為人類的學習是個人與其社會環境持續交互作用的歷程。他強調孩子的學習是由「觀察」與「模仿」當中獲得的。研究已知,新生兒剛出生幾個小時就會開始"模仿",學者發現若對著出生沒幾個小時的新生兒吐舌頭,會發現新生兒也會以緩慢的動作吐舌頭,所以絕對不能小看人類的模仿能力。

 

而孩子模仿的對象稱為楷模(model),家庭中的父母與學校中的教師,一向被視為兒童的楷模人物,因此,教育上素來重視的以身作則,其涵義即在此。孩子進入學校後,不管在教師的「身教」、「言教」,乃至於環境的「境教」都是小朋友學習的榜樣,因此學校內的成人有義務提供對於孩子最有利觀察與模仿的對象選擇。

 

Bandura的理論透過他設計的一個很有名的社會學實驗可以清楚驗證孩子「觀察」和「模仿」的能力。他讓一群幼稚園孩子看一段影片。影片中有一位阿姨,在實驗室裡拿著一把榔頭對一個 Bodo doll(不倒翁娃娃) 施暴,敲槌打揍拳打腳踢等。孩子分成三組,不同組的孩子看到的結果不同。第一組看到的是,這位阿姨施暴完後,得到獎勵。第二組孩子是看到這位阿姨施暴完受到責被。第三組孩子看到的是沒有做處理的結果,亦即部獎勵也不責罰。之後,再讓孩子進試驗室,實驗室裡有一些玩具和那把榔頭,以及Bodo doll,觀察者在幕後觀察孩子有何反應。結果發現,第一組的孩子比第三組的孩子更會對bodo doll施暴,而且第一組的孩子有時施暴方式比大人還狠。而第二組孩子是最少出現暴力行為的一組。

 

這個實驗主要發現,孩子會觀察大人(因為大人通常是孩子自然情境下的榜樣)的行為所帶來的結果,從中學到此行為是”可做”或”不可做”。例如大人打Bodo doll可得到獎勵,會讓孩子以為”打 Bodo doll”是「對」的行為,於是孩子就會去打Bodo doll。意思是說,孩子若在日常生活中「觀察學習」到,當大人做壞事沒有受處罰反而被獎勵時,等於是「強化」孩子也會學著去做這件事情。

 

然而,他又發現,觀察學習並非一定要受到「強化」才會發生。在另一個實驗中,設計出兩種情境,一是大人坐在Bodo doll 旁邊玩安靜的拼圖,而孩子坐在旁邊看。第二種情境是,大人玩拼圖後,對Bodo doll 施暴,之後這大人沒有任何獎勵或懲罰,一樣讓孩子在旁觀看。結果發現,觀看第二組情境的孩子,其暴力傾向比第一組孩子嚴重。

 

意思是甚麼? 光是旁觀暴力行為或不良的行為,就足夠讓孩子產生社會性學習的效果出來。

 

所以,若校園內不好的言行 (不只是肢體暴力,其是校園霸凌目前已將言語暴力,網路暴力,精神暴力,還有人際關係暴力都包括近來) 沒有得到及時處理,或施暴者沒有得到責罰,除了一再增強施暴者的施暴動機之外,還會讓旁觀的孩子學習到:施暴行為沒有甚麼不對。所以有朝一日,旁觀的孩子也會開始去對別人施暴。

 

最典型的就是多啦A夢裡每集反覆發生的劇情: 胖虎對大雄施暴 (肢體暴力,言語和精神恐嚇暴力),小夫在旁跟著起鬨 (人際關係暴力),兩人對大雄害怕的反應還引以為樂。而當胖虎不在的時候,小夫也會視情況的欺負大雄和其他更弱小的孩子。其他更弱小孩子則都輕視大雄。大雄雖然是受害者,但當他拿到多啦A夢的道具時,他也會去捉弄胖虎和小夫,有時也會去欺負其他的孩子。這樣的劇情每集上演,但都看不到大人出面制止,可能大人就只是抱著小孩打打鬧鬧不會怎樣的態度來看待這些事情。

 

但許多校園暴力就在大人「不以為意」之下產生。可怕的是施暴者可以從施暴行為得到滿足,不見得會做出驚天動地的事情來,然而被施暴者呢。特別是長期處於精神或人際關係的恐懼中的孩子,因為此種暴力行為不是外顯性的,孩子可能受到威脅恐懼,但又說不清楚,大人也不易查覺孩子受到威脅,甚或當孩子說出來時,大人還要孩子不要亂講,或說要當面對質讓孩子又二度恐懼,長期的恐懼及壓抑之下,可能這孩子有一天爆發而做出驚天動地的社會事件出來。正如這幾年美國幾次的校園槍擊案,有些槍手的背景都讓人出乎意料,因為槍手並不是大家熟知的施暴者型態,而是那些高材生或是瘦弱安靜的孩子,經常在鄰居眼中是”乖學生”的形象。台灣這幾年的社會事件也似乎逐漸朝這方向走去,怎不叫人擔心?

 

上述家長C認為,孩子喜歡B師,又信任B師,所以對B師不禮貌的言行孩子可以接受,所以家長C就不以為意,還說,B師是認真又愛孩子的老師,這樣就夠了。

 

但這位家長C沒有想到的是,孩子可能因為剛轉學,在新學校也許需要有一位大人讓孩子產生依附關係,孩子才能順利融入新環境。然而此種依附關係,不一定是對等或好的依附關係。因這位孩子從一般體制學校轉入,遇到年輕又特立獨行的老師,對青少女而言,這樣不同於以往老師形象的B師可能對孩子比較容易產生吸引力,孩子因此喜歡老師信任老師,所以老師的言行舉止孩子也許都不加思索的接受。然而,這樣不對等的關係,對孩子的心靈沒有影響嗎?

 

(其實在家暴的案例中,往往施暴者也自稱很愛受暴者,有時連受暴者也自覺很愛施暴者,因而可以一次次忍受施暴者傷害受暴者的行為。)

 

最大的問題是,此老師的言行舉止不是只有她的孩子受害。因事件也有被其他同學看到,同學們相互之間可能有討論。還有的同學回家後有和家長講,而家長會對此事件(老師,孩子)和孩子討論等等。有和家長討論的話可能還好,至少有機會導正觀念。但若有些孩子沒有和家長談及此事,而是在校目睹此老師對女學生不良的言行,或是又看到B師其他特立獨行或誠實可以無禮的言行,但可能都沒有人制止,那請問校內的孩子們會學到甚麼?

 

1.和同學開這種不尊重的玩笑沒有問題,因為被開玩笑的同學沒有生氣,開玩笑的老師沒有受到處罰,而且女同學還很喜歡老師對她開這種不尊重的玩笑,

2.所以以後也可以對其他同學開這種不尊重的玩笑,

3.所以若對其他同學開這種不尊重的玩笑會被罵,那就去對這位女同學開這種不尊重的玩笑沒關係,因為女同學不會生氣。

這是甚麼樣的情況?有可能產生嗎?依照心理學者的研究看來,的確有可能產生。

 

所以家長們發現老師對自己的孩子開這種不禮貌的玩笑,還能僅僅以我的孩子很喜歡這位老師的想法來應對嗎?

 

 

即使老師不是對自己的孩子開玩笑,當我們知道老師對校內孩子開這種玩笑時,都應該馬上和老師討論其不當的言行對孩子的傷害,同時還要將此事情告知被開玩笑的孩子的家長,讓家長關注孩子是否有受到傷害,並進一步和校方討論要注意這位老師的品格。

 

我想很多家長都知道,教好自己的孩子絕對不夠,要將別人家的孩子一起教好,才是真的愛自己的孩子。不然,孩子出了家門,卻在學校或社會中遭受到別人家孩子的欺負等等,那怎麼辦呢?

 

同樣的,這次引起人文小學部轉學潮的「魔風桌遊」事件,也是因為有自覺的家長發現魔風桌遊給孩子們帶來負面的影響,於是主動向老師提出建議,希望淡化魔風對孩子們在校環境的不良影響力,這是有責任感有道德感的家長們自發性的提案。只是因為校方處理失當,再加上有家長們仍以「我的孩子喜歡玩,孩子覺得沒甚麼不好」,「要滿足想玩此遊戲的孩子的個別需求」或是「魔風桌遊引發孩子們的學習動機」為由,反對這項提案,因而讓部分家長們對校方和部分家長合夥人的道德觀和品格標準失望,不希望讓孩子處於有不良榜樣的環境,於是選擇轉學。

 

教育之道無他,唯愛與榜樣。人文孩子們的榜樣為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媽咪 的頭像
安媽咪

兒科醫師媽咪的撇步

安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


留言列表 (34)

發表留言
  • 不要做一個後悔的人
  • 讚!一針見血。但是~~~信者恒信之!不信者~~~?無言。言語暴力之無形傷害,很難療癒。我也是因為言語暴力,網路集體霸凌,在向人文國中小的校長ˋ家長會長ˋ執行長反映了無效以後,才發現,這個學校,根本是個無所適從的環境。學校連一個有證照的輔導教師都沒有?輔導中心主任當時是X玲老師(時任YOYO家老師),謝執行長當時請我直接提告或是反映教育處...........。這是民國100年的往事。我的選擇是,把孩子轉走。離開這個以輔導為取向的學校。輔導?腐ˋ倒?這位B師,一定會有所作為的;看他的學習紀錄,很危險。"撫摸著孩子的頭髮入睡,他缺少...,摸著她頭髮..."。早晚出事。教育沒那麼容易,要如臨深淵ˋ如履薄冰,如此輕忽的話-------------,小心啊!
    我求學的時候,因為同學給我取一個綽號,"阿弟啊!緊來甲阿母的魯肉飯",我憤怒的憤不得把說這話的同學殺死!只因為,他打電話來我家找我,我的母親叫我接電話;阿弟啊!電話!第二天,這位同學,用我母親的口音模仿ˋ改造;阿弟啊!緊來甲阿母的魯肉飯"!。這有什麼?民國70年代,您模仿我母親的口吻發聲:全校的男女都知情,大家都說:阿弟啊!阿弟啊!阿弟啊來吃滷肉飯ˋ來吸奶ˋ來換尿布ˋ來擦屁股....。什麼話都穿插著"阿弟啊!這不是耶揄,這不是言語霸凌。我是度過來了。看見安媽咪的分享,不由得想起30多年前在松山國中的往事。言者無心ˋ聽者有意。言語霸凌ˋ性騷擾ˋ性侵害...。全在一線之隔啊!
  • 文人
  • 謝謝版主關於兒童學習上的種種分享, 受教了.
  • 訪客
  • 在人文,貴神是高高在上的,他的話就像是神諭,不能被質疑,不能被反駁,更糟的是,他對每位家長,每位老師做洗腦式的教育,讓每位老師在不知道有其他教育模式的情況下以調育師自居,在學生之間製造衝突,美其名為排毒,對於所謂排毒者不加以約束,卻放任其搔擾,霸凌,孤立其他同學,最近在人文之音中有篇母子對話的文章被人文網軍大大的讚揚,母親在知道兒子被搔擾,當知道兒子不是怕衝突,而是怕麻煩,不理對方,母親很引以為傲,認為兒子在人文五年泡久了,變柔軟了,卻不去想,兒子這五年來看過,經歷過了什麼樣的環境,讓他跟一般傳統體制內教出的小孩一樣,怕麻煩,不願為自己的權益發聲,這種人文適性教育出來的孩子與傳統體制有什麼差別,如果說有差別,那就是人文行動家的國中生對於不會寫的國字懶得查字典直接用注音符號表達,傳統學校的學生會去查字典
  • 請問您說的是哪一期的人文知音? 謝謝

    安媽咪 於 2014/09/30 00:42 回覆

  • 訪客
  • 關於課程設計,有一對曾是人文家長的夫妻告訴我,在汐止人本森小,老師設計規畫好的新課程,要先試上,試上課程的學生是學校裡的所有老師,老師群在上課時會共同質疑,問難,要求授課教師清楚說明課程的內容及每一個細節的用意,通不過教師群檢驗的課程,打掉重練 !因此森小所設計完成的課程,幾乎篇篇都是千錘百鍊之作

    這一對曾是人文家長的夫妻,都當過森小的老師也都當過人文的老師,其妻在森小時位至主任,當然沒例外的是,越是人才會越快離開人文,這裡並不需要專業人才,這裡需要的是: 堅貞信仰的信徒
  • 訪客
  • 我的孩子在人文學校曾遭遇過的有:

    被3個孩子圍毆,還用竹竿打
    被一人緊抱,另一人強脫褲子,那一次孩子的嘴巴和手都流血
    多次上大號時門被撞開,有人叫一大堆人來看
    常被打頭敲頭
    午餐帶便當經常被搶食,孩子得躲起來吃午餐
    因有身障手冊,常被同學叫"阿障"

    孩子發展出來的排毒方式,就是回家欺凌他的兩個弟弟,他說,我當然可以欺負他們 !為什麼我在學校會被人欺負?被人打?

    在孩子G6經常睡前嚎哭那時,我忍無可忍在家長會平台控訴孩子屢遭霸凌

    老師告訴我:這叫做"孩子間的人際衝突",不是"霸凌",學校不擬通報教育處有霸凌事件發生

    原來這就是天堂

    我是黃永鑫 A123602227
    孩子是黃啟恩,已轉學離開人文
    歡迎學校控告我在這裡造謠毀謗
  • 悄悄話
  • 撥雲見日
  • 曾經有位董事在課程說明會,信誓旦旦的說人文沒有霸凌
    真是大言不慚

    明目張膽的霸凌在人文很平常,因為要學會生活化的教育嘛
    在這裡常常會質疑 人性本惡

    有機集體排擠常態 這不是霸凌什麼才叫霸凌
    楊派師群集體排擠非楊浱師群 這不是霸凌什麼才叫霸凌
    想讀書的孩子 被排擠出校園進入體制內讀書 這不是霸凌什麼才叫霸凌
    沒錢行動學習 只能落入低等公民 這不是霸凌什麼才叫霸凌
    霸凌始祖是誰呢?
  • 悄悄話
  • 訪客
  • #5的黃先生,看了你的小孩在人文的遭遇,讓同樣身為有小孩的我感到非常的憤怒,請問你小孩在人文多久?是長期遭受霸凌,搔擾嗎?人文不是強調家長是合夥人?在其他學校我們還害怕無處申訴,在人文應該還有家長會或家長會長可申訴吧!另聽說人文去年在申請續約,為何你不讓宜蘭教育處及宜蘭縣長知道此事?讓不適任的基金會不要在荼毒我們的小孩!讓享受特權的作家不能在騙讀者!
  • 訪客
  • #1 您是指B師自寫的這一段記錄?
    --------------------------------
    我往教室走去,勸睡了幾個還在玩牌的孩子,一間一間的熄燈,最後來到小F身旁。
    「小跳晚安。」她說,已經抱著娃娃,準備好了睡覺姿勢。
    「我哄妳睡好嗎?」我笑著問。
    「嗯,好啊!」她閉上眼睛。
    我伸手拍拍她的背,輕輕順著她的髮,直到她呼吸漸勻,深深睡去。
    ------------------------------------------------------
    是很危險的舉動! 不知道學校對此有何反應?還是推說不知?但在家長FB都貼出過!
  • #1
  • #9請看#1的留言。申訴?除非您想搞大,有能力搞大?縣府?教育處?唉!難啊!去提告吧!後果呢?得到什麼?正義的伸張?來來來,來人文走一遭,您會知道一切的。千萬不要相信廣告,很多知名的雜誌,現在也是看一看ˋ笑一笑罷了。都是有商業考量的,報喜不報憂的,更何況有廣告商的壓力,用心去報導----------------,我沒有看到。台灣會沉淪至此,不是沒有原因的。大家向錢看,還有古代中國科舉的壓力。一句"照顧好每一個孩子ˋ讓孩子能擁有帶的走的能力"!這一句騙死人不償命的廣告詞,造成大家在這兒發言不斷。教育無他,惟愛與榜樣!這也是一句口號。誰做的到?法古今"完人"!曲指可數。但;絕不會是x文國中小的基金會ˋ校方ˋ教師群。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那一次機會了。要來頭城?歡迎!要讀x文?更歡迎。受到震撼教育的絕對不會是只有您的孩子。
  • 訪客
  • 我的孩子在人文六年

    霸凌,什麼地方,什麼學校都有的,說沒有一聽就知道在騙人,問題是:學校用什麼態度,用什麼方式面對這個問題?

    我的孩子如果在被霸凌中有所學習,霸凌別人的孩子也可以學習到自己的錯誤
    那,我可以容忍,我可以等待,這是學校教我的

    但事實是:根本就不可能,根本都是胡扯,根本就抑制不了霸凌 ! 欺負別人的人,樂得很,在人文這種環境裡,有"排毒"理論,"只是人際衝突","絕對不可處罰"等等好東西,來保護霸凌別人的孩子,學校何不統計一下十年來大量孩子轉學離開的理由是什麼?來公諸於世?

    所有轉學孩子的家長,會填寫一張轉學申請書,裡面有一個項目:轉學原因,供家長填寫

    至於縣政府的立場,很簡單,不續約,等於承認公辦民營在人文失敗,等於縣政府自己打自己的嘴巴,等於承認這項政績蒙塵,掉漆,崩潰 ! 因此,在縣長選舉強敵環伺之下,縣府的立場一定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家長來投訴,很煩 ! 媒體來問事,很煩 ! 學校又怎麼樣了,更煩 ! 在這種實況下,大家各安天命吧
  • 訪客
  • 剛剛有家長提起,又有一個從小就來人文的孩子好幾天沒來上課了,今天才知道是轉走了。據她打聽的結果,果然又是「家長對功課有所期待」。哈!果真是標準答案啊~
  • 訪客
  • 剛剛有家長提起,又有一個從小就來人文的孩子好幾天沒來上課了,今天才知道是轉走了。據她打聽的結果,果然又是「家長對功課有所期待」。哈!果真是標準答案啊~
  • 訪客
  • 家長對孩子功課有所期待,絕對是正確的心態。

    家長逼迫孩子功課強,逼迫孩子超人一等,才是不正確的心態。

    家長對孩子的功課零期待,學校可以廢也。孩子直接進入社會工作,或在家幫父母工作。

    在人文,無數家長被學校扭曲心態至不可思議的境界!
  • 撥雲見日:
  • 人文五年,一直無法理解,這裡不是國民義務教育的學校嗎
    為什麼,我們不可以要求孩子學學科
    給我們孩子受教權是人文團對天經地義的義務
    我的孩子以後拿的是人文國中小畢業證書
    證明孩子有基礎能力可以繼續人文後的下個讀書生涯
    否則,就直接開個人文救國團就好了,
    何必跟縣府要經營權又不好好教學,
    還怪想學科的家長和孩子
    真是本未倒置
    我在人文讀書 要學科 天經地義

  • 訪客
  • 真正的學習,不為升學考試而學習,多間理念學校都在致力的。

    這裡:孩子還沒準備好、孩子還沒找到他要的、這個階段不能學這個。

    這裡:永遠沒有準備好、永遠找不到他要的 、永遠不用學啦!省下來啦!

    於是,大家繼續玩、繼續晃、快樂營隊吃喝走天下

    真好!窮人迴避、想學的孩子快閃、亂建議亂連署的必死

    我有知名寫手 護衛成群 排擠異聲 成就大同

    體制孩子 蜂擁而來 懇求入學 門口擠破

    萬年基業 誰人動搖 出事黑鍋 會長會扛

    說明召開 佈道大會 編織美夢 大家滿意

    滿意回家 再度容忍 學校百變 你能怎樣?
  • 綠
  • 曾聽某董事說,要學科,全台灣有這麼多間體制內小學,幹嘛一定要來人文要求學科?
    人文是性格調育,重視的是心理層面。
    但是,這明明是國中小學,不是甚麼療養院,輔導機構...
  • 訪客
  • 記得有機體(貴神復辟)那時候有個流行的說法
    某國就是以特教的標準施行兒童(或幼兒)教育
    所以有機體以無法待在教室的孩子為對象是正確、有根據的
    (另一說有機體是更好的、更靈活的、更易於變化的、更接近貴神理念的,倒是沒提到特教)

    但我看到學校教師群一個暑假被逼走了三分之一強
    我就知道
    人文的師資不可能負擔起全校特教的目標
    有機體只是廣告文案而已

    事實證明確實如此
  • Thomas Lee
  • 對楊來說,根本沒有當不當權、要不要「復辟」的問題,只有「在不在位」的區別罷了。

    只要楊死抱著"適性教育"和"適性教育基金會"雙料「創辦人」的自封名銜,並且實際「掌控基金會七成以上董事的提名任命權」的話,他就是永遠的唯一當權派,而且是有權無責、搞砸不賠的當權派!

    「在位」的話,一方面動見觀瞻、礙手礙腳,要藏拙就很不容易,另一方面若循名責實、按權課責起來,反而難推諉塞責;「不在位」的話,他照樣是位「影武者」,權力沒少一分,責任卻可以不負半分。
    看他怎麼對付謝執行長、吳校長,以及其他所有不夠「唯命是從」的教職員的,還不清楚嗎?!「不在位」的另一個好處是,「我不是『公共財』,你們不可以批評我!」
    最近,楊還跟安媽咪講說,這兩年,他都沒去學校,「不在位,也未謀其政,學校發生那麼多不好、有爭議的事,他都不知道……」日後,他一定要回『人文』,好好管一管!
    看到沒?「不在位」的策略運用,好處多多呀!
  • 訪客
  • 特教?特教師資在哪裡?
    記得去年一個新家長憂心的說起,人文一個受過專業訓練的特教師資都沒有!但人文卻對家長說我們的老師都很有愛心這樣就夠了!還問他們可否放棄特教身分,不然作業上會較困擾。
    當時我覺得不可思議,建議不要,因為那是這所以療育為主軸的學校該面對的問題不是嗎?難道家長放棄孩子的特教身分問題就會消失嗎?
    後來有機會認識一位頭城國中的老師,他提及頭中其實早就有提出願意分享特教資源(好像是輔導室專業教師到校提供個案輔導協助),但,被拒絕了!理由是人文能自行處理需要協助的孩子。
    但事實是?放任、忽略!反正只要在校不出亂子就好,出狀況只要家長不知道就好,所以老師從不會主動告訴家長孩子在校發生什麼事,家長得自己發現,孩子回家若沒講,通常很多家長都覺得萬事太平,就像夜騎發生的一些荒謬的事件,知安媽沒在這裡說開的話,大家都不知道,只會看到當時FB上的一片讚頌。這就是為什麼人文不需要特教輔導老師的原因,因為他們會盡責的詳盡記錄每個輔導孩子的狀況,以及要求老師必須需配合教學現場的營造或改善,這些對人文隨便、隨變的教育 “理念”是綁手綁腳的,所以他們不要!
    只是,“愛”真的 “公平” 的存在人文的校園裡嗎?看看過去班群FB上的照片,出現頻率最高的孩子(照片中的主角,非指路人甲乙)幾乎都是核心家長的孩子,課程的開發也是以核心家長的孩子想學的為導向(例如魔風)。
    昨天看到有某位現在是超核心家長開心的在她的部落格中提到,他的孩子很想上自然課,剛好國中部有開,所以她去找學校商量,學校欣然接受……唉,過去有家長的孩子想上自然課,學校置之不理,還要她不然自己讓孩子去外面上課。還有孩子想上電腦(某種熱門的基礎程式),學校說不行跨年紀……相較之下,名人待遇果然不同,所以未來辦活動幫她們的孩子做所有推甄的準備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 訪客
  • 16樓說得好,強烈建議華德福和人文改回傳統國民小學,學生最大的義務就是念書,其他都是次之,不念書以後會沒有競爭力,讀書一定要從小學培養起,你看一般國小的小孩每天都努力用功,這才是王道
  • 訪客
  • 老師光有愛心是不夠的,因為現在的學生都不好好念書,尤其孩子天性就是不喜歡念書,所以光有愛心是不夠的,但也不能體罰,我建議做運動,例如跑操場等等,只要不寫作業的或考試不好的就跑操場,我們台北的小學有些就是這樣做的,成效不錯
  • 訪客
  • 22、23樓,你是在說反話嗎?你可能對人文家長的特性不清楚才會有如此建議。人文家庭多半來自外縣市,又以北部居多,若是要特別要求教學資源,我們一開始就不會來這偏鄉找資源了!我們只是單純的希望孩子能在學校 「基本學科在課堂上該教的都有教,但功課能少則少,最好是回家不用寫功課,而下課就好好的玩就好」,我們若是要傳統學校那在台北不是效率更好?
    問題是當初導覽時讓我們以為基本學科仍有進行,只是 “較精簡”。但實際是,這學校屏棄套裝知識(暫且不提專業師資不足,學科只能靠志工家長或 “非本科系的助理教師” 簡單帶過的情況。),基礎學科 “精簡” 到有跟沒有沒兩樣,而家長只要反應孩子連字都不會寫時,就會被扣一頂 “對孩子功課要求太多” 的大帽子,請問是誰有問題?請問只要求基本該認的字認得,該上的自然課好好上一下(宜蘭豐富資源太豐富,自然科還要叫家長自己去找外面的課讓孩子上,不會太扯嗎?),數學 “課本內” 的練習題都能做一點,這樣的要求太過分?
    以我家小孩的例子,有一學期末帶回來的數學課本,除了第一頁和第二頁的前兩題有寫之外,整本都空白,只因為老師說不想寫也沒關係(所以孩子當然選擇不寫,他是正常小孩啊,怎會選擇苦差事),而且據孩子說有很多都沒教當然不會寫,反正課本只是應付教育部用的,本來就不應該存在在這學校。
  • 撥雲見日
  • 人文主流對學科盲點就是 想要學科回傳統體制內讀書就好了

    公辦民營辦學的精神是有在縣府規範內的
    不然自己辦一所私立國中小
    不要動用到全宜蘭人民的教育資源
    打著公家名義確要求不想陪玩的孩子 回到體制內讀書
    公家資源 公家給宜蘭孩子一個快樂學習的實驗精神 是沒有學科基礎的嗎

    要在體制內讀書何必跑到宜蘭呢
    大家到人文享受適性教育是玩假的嗎
    基礎能力的聽說讀寫是在適性範疇內的
    如何落實活化課程又不違人文適性精神
    是這所學校承辦宜蘭縣經營權就該堅守的主軸
    難道縣府合約有註名 人文不走九年一貫只要調育
    人文適性基金會 也許董事說了算 因為私人單位 誰主事誰說了算
    人文國中小 是縣府委託民間經營 不是誰說了算 有合約 有規範
    有實驗成功能否帶動新一波教育新面向發展的精神在

    慈心華德福今年小一招三班 明年聽說亦是
    實驗有沒有成功 是要驗證的 因為對象是人 更需要被檢視
    人文轉學潮 太多主流說風涼話 不去歸因 只去斷果 膚淺之極


  • 訪客
  • 看不太懂,我的理解是家長因為想讓小孩少讀書,但卻因為讀書少而責難學校,這不是很矛盾嗎,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據我所知,森林小學本就不擅長學科教育,讀書還是比較重要的,不好好讀書以後是無法找到好工作的,找不到好工作,如何養活自已,難怪現代結婚出生率都降低,因為人生失敗阿,學生就專心唸書就好了,千萬別學香港
  • 訪客
  • 我建議放學時送安親班就好了,安親班老師會督導學生完成作業的,畢竟學校學習時間過短,老師也無法關注每個小孩,建議樓上送小孩去安親班,在台北大家都是這樣做的阿
  • 訪客
  • #26 家長應該不是想讓孩子「少讀書」,你的質疑沒有把問題弄清楚喔。多數會去這類學校的家長,是希望孩子的學習不要像傳統印象的體制內學校那樣子,但絕不是希望「少讀書」的。至於學校因課程規畫讓學習變成空洞或其他問題衍生,造成被家長檢討課程或責難,和少讀書有無關聯要看實際課程設計。
  • 訪客
  • 誰說森林小學不擅長學科教育,人本的森林小學就有一套數學想想,讓體制內的家長都送小孩去學習,更免費去偏鄉服務,讓偏鄉小孩不要怕數學,以激起小孩對學習的熱忱,家長送小孩到體制外學校,是因為看到體制內學校在壓榨小孩的學習熱忱,破壞小孩的學習味口,並且自己親身經歷過體制內不知為何而學的痛苦,想透過體制外的學校,讓小孩可以找到自己的性向及興趣,在小孩還沒找到自己興趣前,作廣度的探索而非深度的研究,如果不教學科教育,小孩如何有能力作自我探索,未來找到性向後又如何作深入研究。因為現在人文的教育現場,無法達到人文適性基金會對外宣揚的理念,家長合夥人對學校的建言,又被某些人文董事依二分法進行分化,抹黑,才會有此NG花絮的討論。
  • 訪客
  • 別被誤導了,人文是 公。辦。民。營,“不~是~森林小學”
  • 訪客
  • 都是大人想太多了,學生送到補習班自然而然就會念書了,在學校裡一個星期只有幾堂數學,幾堂國文和英文,請問那有啥用途,哪家的小孩不是送去補習班,誰管你愛不愛心的,那又不能讓學生考試得一百分,台北的學校就有這好處,哪有時間給你玩卡片遊戲,只有在偏鄉才有這時間玩吧,又要學校放輕鬆少讀書,但又要學校保證學生學得好,這是標準的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 訪客
  • 看完文章,看這個學校光玩個卡片遊戲就能搞出個轟動的轉學大討論,真是無語阿,現在的學生都是玩智慧型手機,平板,線上遊戲一個比一個還暴力還血腥,也沒看那個是因為這轉學的,尤其看術語,"爆頭","給他死"等等可是充滿在網路遊戲世界的基本用語,討論卡片遊戲,只能說真是鴕鳥心態,井底之蛙阿
  • 訪客
  • 是啊,應該不要管,都三四年級了,還那麼膽小,真的是被保護過了頭,應該從小訓練,最好幼稚園就開始練膽量這樣好嗎?樓上的英明過人,真是教育界的奇才啊!
    那些制定桌遊年齡規範的專家,可都不如你專業呢!就由你來向教育部及立委陳情吧!由你的家人中挑個年紀小的來訓練,效果更好更有說服力啊!你說是吧?!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