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初和高國卿神父一同前往雲南省師宗縣,探訪神父在這裡建立的一座希望小學,這個小學裡的學生是師宗縣附近幾個痲瘋村的孩子。能有這個機緣緣起於去年底得知神父每年會固定到雲南來探訪孩子,聽神父約略談起這些孩子的情況,於是向神父提起能否一同前往探訪學校,並幫孩子們作一次”學童健檢”。1月底的師宗縣溫度約10度,我和安安、先生都穿著厚重的衣物隨著神父和當地衛生單位的人員驅車前往位於雲南省師宗縣山區裡的惠民小學。才剛下車,一陣歡迎聲響起,原來孩子們已經在校門口等著久違的神父爺爺,孩子們熱烈的拍手歡迎來賓(但是身上卻只穿著單薄的衣服(類似秋天的運動服)站在寒風中)。


學校只有一棟簡單的三層樓建築,一樓有兩間教室、老師辦公室、廚房、倉庫,二三樓則是校長、老師、校工和孩子們的宿舍。這個小學目前只有二到四年級的學生,學生人數約40個,有幾個學生其實已經是青少年了,但因為先前沒有學校可以上學,只能留在痲瘋村裡,直到神父這兩年成立學校後,將這些孩子接出深山部落來才有機會受教育。我在教室裡幫孩子們做基本的檢查,每個孩子我都先問說: 你好不好啊! 孩子們都緬腆的微笑沒有一個回答我的問題,和台灣孩子的活潑主動差別很大。孩子們都瘦,蛀牙非常嚴重,但是我能做的並不多。檢查完後看著張大眼睛乖乖坐著的孩子們,我還想做點什麼,於是----我開始講故事,很好笑的”長頸龍與霹靂龍”,一邊講一邊在黑板上畫圖,孩子們的臉上亮了起來開始笑了,講完故事後繼續和孩子們玩猜謎和文字接龍遊戲,安安幫忙發糖果當獎勵,看著孩子們爭先舉手回答,終於感覺到教室裡應該有的孩子氣息。


這個學校的學生來自附近四、五個麻瘋村的兒童,說是附近,除了這次順道探訪的村莊外,其餘的幾個村落都在四五十公里外或更遠,而且更偏僻,只有一條簡單的對外連絡土道路,要是下雨道路泥濘,村莊對外交通就癱瘓掉。所以學校的孩子們多數是住校,寒暑假才回家。和台灣偏遠地區一樣,這裡的教師流動率也很大,薪水低生活環境差的狀況(學校廁所不僅沒有門,連隔間都沒有,只有兩道約100公分高的矮牆,將廁所隔成3間,當然不需沖水馬桶,底下直接就是化糞池),目前只有兩位年輕的女老師,神父每個月要贊助一部分薪水讓學校找得到老師,老師願意留在學校久一點。午餐時廚房阿姨煮了大鍋飯、兩個大鍋菜、配上神父為孩子們加的一道炒肉絲,每個孩子捧著一個大碗公(比台灣用的泡麵湯碗還要大一些)排隊添飯盛菜就站在廚房內吃,看著孩子們滿足的吃著”粗茶淡飯”(若用台灣孩子的標準),唉,台灣許多的孩子面對滿桌的菜還挑著不吃呢。午飯後來了一輛中型卡車,有些孩子提著簡單的布袋爬上卡車揮手道別,原來昨天其實是學期最後一天,但是孩子們要等到神父來探望過後才肯回家。


有三個少女也在學校等神父,原來是先前畢業的學生,她們拿資料來希望神父有機會能替她們介紹工作。聽神父說很多在深山痲瘋村的孩子都沒有機會接觸外界,剛開始辦學時,還要到村落去找學生來上學,因為大人其實都自顧不暇也無心力替孩子著想,有的孩子七八歲了生活自理能力還很差,有的來學校時連”官話”(北平話)都不會說,語言的隔閡和長期缺乏刺激,讓很多孩子呈現弱智的情況,這樣的孩子若沒有機會受教育,即使長大出來工作,連基本的社會溝通能力也沒有,如何找到工作?但是”出來上學”開啟了這些孩子和外界交流的機會,也帶了一個希望。


 隨著神父到附近一個痲瘋村去探訪居民,天氣還不錯,鄉村風景和崎嶇的道路讓我們彷彿回到四五十年前的台灣鄉村。到了村落,感覺時光霎時又往前挪至少二三十年,半倒土塊房屋、關不緊的木門、塌疊的薪材、衰老的村民、瘦弱無表情的婦女和背上無邪眼光的幼兒,整個村落非常沉靜,我們的到來引起小小的騷動,老人們打開門顫抖著從屋裡出來,神父一一的和老人們握手問好並贈送一點慰問金。神父提到這個村落和其他更內陸的村落對外交通很差,目前仍然是依賴捐款才有築路的經費,有了道路,村內的新生代也才能有與外界溝通的機會。


據估計,在大陸內地至少有八百個痲瘋村,病患都是早年罹患痲瘋的老人和中年人。相較於台灣對痲瘋病患的照顧,大陸人對痲瘋病的恐懼更深認知更落後,以致於長期的隔離政策,使得這些個痲瘋村仍然與世隔絕。這些痲瘋病患的下一代,雖然健康無病,但也沒有村外的人願意進村子去幫助他們;村落都在偏遠的內地,貧脊的土地和惡劣的氣候,加上四肢殘缺的父母,讓村子裡彌漫著無生趣的貧窮。更糟糕的是村裡的孩子,幾乎擺脫不了的就是外界加諸的髒印象。所以他們遭到排擠、遭到縣府漠視、成了永遠沒有書念、沒有工作的小孩。未來可以預見,他們將會成為另一批沒有工作、沒有希望的年輕人。


  這次隨神父探訪學校和村落,我特地帶著6歲的安安一同前往,這個在台灣長大的幸福孩子對這樣迥異的生活環境也印象深刻。想起站在寒風中等待來賓的孩子、教室裡靦腆的微笑和熱切的眼光,吃大鍋飯的滿足神情,等待神父幫忙找工作的身影、殘破村落裡媽媽背後稚嫩的臉龐,他們只是孩子啊!他們需要什麼?而我們能夠做什麼?給他們一個受教育的機會,讓他們走出村落,進入學校,他們的人生從此就有一個希望。


 台灣目前有兩個協會資助大陸建立痲瘋康復中心及希望小學,分別是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以及中國痲瘋服務協會。這兩個協會都非常需要各界朋友的資助,特別是希望小學的建立,成立學校本身就不容易,要找到老師並且留住老師更是艱難。高國卿神父每年探訪雲南師宗數次,除了準備築路修村的資金,最主要的是探訪惠民小學,確定小學運作和學童的生活狀況,也帶來孩子們的希望。


PS:


1.民國95年榮獲第十六屆醫療奉獻奬,已當了三十年神父的高國卿神父,目前是羅東聖母醫院全人醫療副院長。神父是天主教靈醫會目前唯一的台灣原住民神父,並且是早期台灣社會少見的男性護士。從民國71年開始,高神父就在羅東的聖母醫院看診,除了負責行政工作外,高神父經常帶著醫護人員,到醫療資源不足的偏遠山區義診。之後服務於澎湖馬公醫院、永和耕莘醫院,除了照顧病患之外,也是醫院牧靈人員。民國88年得知靈醫會準備在大陸地區替痲瘋病患牧靈,高神父深入大陸偏遠地區,多年來足跡踏遍大陸雲南、四川、陜西、湖北、貴州等20多個痲瘋村,為病友新建住所、籌建學校,留下溫暖的關心和無限的溫愛。


2.請響應捐款建立希望小學:


 (1).郵政劃撥帳號:19308592 ,戶名:財團法人天主教靈醫會。請著明:中國痲瘋師宗小學。


 (2).銀行轉帳帳號:2280-7000-014,行名:兆豐國際商業銀行羅東分行
   戶名:財團法人天主教靈醫會。請著明:中國痲瘋師宗小學


 (3).捐款事宜請電洽(03)9556631或(03)9544106羅東聖母醫院,轉6166,6177 募款中心


 

























希望小學---惠民小學




學童們歡迎高爺爺來訪




全體學生




學童健檢




拿到糖果很興奮




安安幫忙做紀錄




講故事,安安也幫忙畫圖




舉手猜謎




全體合照




高爺爺加菜了




進入痲瘋村




村內老人




破落的村莊




神父慰問老人




老人們出來和神父打招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媽咪 的頭像
安媽咪

兒科醫師媽咪的撇步

安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