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這艘船 

老師說我的孩子壞()



為了想更了解這位家長帶孩子來試讀時發生的情況,我詢問了老師和校長實際發生的情況如何。原來當初這位家長滿懷希望的帶孩子到學校試讀,在某個領域課程時(人文會因為孩子的學科特長分不同領域家族上課),領域老師跟家長說孩子就學應該沒問題,但是在試讀期間也許因為孩子還不習慣人文上課的方式或是先前累積的學習行為狀況,孩子不斷出現干擾上課和同學的行為,以及其他的狀況,老師試圖和孩子溝通(孩子已經是小學高年級),但並無成效。後來試讀完後,老師們開會討論結果還是認為,以目前人文的師資能力和輔導系統已無法再負擔需要特殊關照的孩子,只好向家長說明原因,當然家長無法接受這種結果,所以就投書到教育部。也因為這樣,縣府教育處目前要求人文將試讀的規定取消掉,理由是人文既然是公辦民營學校,在未額滿前理論上不能拒絕轉學生。但在公辦民營學校的條例中,其實原本賦予學校有很大的自主權,不也是希望這些學校能秉持當初建校時的教育理念?


不了解人文的家長們可能覺得試讀機制存在與否並無所謂,家長和孩子慕名而來難道不能唸? 但就如這位家長最後呼籲說家長和孩子不要再只聽信報章雜誌的報導而去受傷!的確,學校也希望家長們不要只是聽信報章雜誌的報導就貿然將孩子轉入,因為轉學對孩子的衝擊比對家長還要大,但孩子怎能懂的如此複雜的問題(其實有的家長也不懂),所以才要設立試讀的機制,若去掉"試讀"機制,那所帶來的傷害性將會很大。需要中途轉學的孩子,除了家庭因素之外,大部分還是導因於孩子在原就學學校中發生一些狀況,可能是學習問題、行為問題或同儕相處問題。以上的問題嚴格來說,都不會只是單純「孩子轉學」就可以解決,基本上若家長沒有抱持著要有良好的親子溝通互動和親師溝通的觀念,孩子原有的問題轉到新的學校問題還會存在,而且還會因為家長和孩子對新環境適應不良又多了一項問題。通常家長會選擇將孩子轉到體制外的學校,若非家長對這體制外學校有一種憧憬,就是孩子面臨以上的問題但在傳統體制內學校已經無法解決,往往「體制外學校開放式的教育環境」就成為家長希望將孩子轉入體制外學校的想法,但這樣的想法對嗎?不,這樣的想法大錯特錯,而經過"試讀"的機制,能夠讓想轉入的家長和孩子,有機會再度思考自己本身的需求和期待,有沒有辦法在人文裡得到滿足。


以人文為例,據校長粗估,目前校內需要額外輔導(不是課業輔導)的孩子約佔三分之一(1/3為四五年級班群的統計,全校初估約1/8),孩子入學後逐漸顯現出行為或情緒問題就會進入輔導系統,有的孩子經過輔導後逐漸穩定可以離開輔導系統,但有的孩子卻一直留在這系統內無法離開,這中間的差別在哪?重要的關鍵因素不在孩子而是在家長身上,若家長能積極參與孩子的輔導過程,能與學校老師有良好的溝通,願意因應孩子的狀況改變家庭教養的方式,那麼孩子趨向穩定的機會就很大。但無奈的是,有部分家長仍抱持「孩子進入學校就是老師要負責」的錯誤觀念,或是因為家長原本個性因素而造成在親職教養方面,無法形成「父母成就動機」(不是只有當孩子才需要學習動機,父母也一樣要有學習動機),也不積極參與輔導(其實在兒童心理治療時,家長往往也要跟著一起治療才能收到成效),孩子也只好留在輔導系統繼續輔導,結果如何?教育部有明文規定一個班級裡需要特別輔導的學生(例如過動兒,情緒障礙等)不能超過三個,原因就在於這些孩子需要的是特別的輔導課程,甚至上課時還需要有陪讀機制才能讓孩子穩定的坐在課堂裡。因為若有一二個孩子經常不穩定,勢必會干擾到班上其他孩子的學習,這樣對這個孩子和其他同學都不公平。學校成立前幾年,人文沒有試讀機制時,也因為秉持著「一個孩子都不能放棄」的教育理念,所以對於轉學生沒有限制。但目前學校已約有八分之一的孩子需要特別輔導(四五年級有1/3),這樣的比例早已超過學校所能負荷的輔導能力,除了輔導老師外,還要消耗其他老師們許多精力來共同處理孩子的狀況,試問最後受傷害的是誰,大家損失的是什麼?


人文一直強調家長是合夥人,就是希望家長能積極參與孩子的成長。孩子除了睡眠時間之外,一半的時間幾乎都在學校,說實話,很多希望轉入人文的家長,在先前孩子就讀的學校可能經歷過不少的傷痛,而這些傷痛的產生可能包含對孩子問題的焦慮和與學校對談的失望,不可諱言的,也許有些孩子都或多或少帶著家長不以為然的標籤而來,家長自然對人文抱持著高度的期望,然而這些期望是否切實?。所以試讀機制的存在,收穫最大的其實是來試讀的家長,在這一個星期內,老師非常歡迎家長在旁陪讀(為讓孩子呈現更自然的樣態,目前家長陪讀改為在校陪讀,但不進入教室內),家長如果能利用這段難得的機會,沉澱自己焦慮的心,在旁用心觀看孩子與同學 和 老師的互動如何,看看原先貼在孩子身上負面的標籤,貼的對嗎?有什麼方式可以將這標籤撕下來?再想想,這樣開放但更需要主動學習的環境裡,孩子的個性適合嗎?家長自己能否將原先外包商心態轉變成合夥人?若因為某些家長對試讀的疑慮而被迫取消,家長貿然將孩子轉入學校,帶來的問題會不會更嚴重?


因為人文是開放式的教學,學校歡迎有不同才能和專業的家長能到校參與教學,或是進入家長會共同來協助學校推動校務和各項活動,也真的看到不少家長幾乎送孩子到學校後就留在學校上義務班。就如執行長和校長所比喻的,人文就如同一艘大船,船上的機員當然有責任對每個乘客(家長和孩子們)負責,但畢竟一艘船的承載量有限,船長、輪機長和水手們也不可能長期放下本身的專業能力和知識,花費許多時間在處理乘客們行為和情緒所引發的問題,否則最後只好像鐵達尼號一樣沉寂在深海裡了。載浮在台灣這樣混亂的教育擾流裡,人文這艘大船讓許多踏上這艘船的家長和孩子對台灣教育還能保留一絲希望和夢想,我們所抱持的只是用正確適當的方式來愛孩子,如此簡單的心。希望這樣簡單的心,能有更多人用更深層的思考和更開放的心胸來共同維護。

創作者介紹

兒科醫師媽咪的撇步

安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fish
  • <p>得知人文的試讀制度,真是讓我放心多了,正計畫把孩子轉到人文,但是也正在擔心會不會不少身心問題的孩子父母只知道往體制外送,把問題從體制內再丟給體制外學校,因為曾目睹自學學校就有這樣的問題,那時感覺到自學班好像特殊班,所以還是回體制內,還好,人文做了勇敢的決定,人文是對的.</p>
    <p> </p>
  • jennys
  • <p>安媽咪: </p>
    <p>     我也是定時會上來看您發表的文章對我來說也是受益良多,針對第一封信這也是我參觀人文時有發現到的問題,不過程如校長所說家長也是要負大部分責任,而這樣的對話模式則在現今孩子中是到處可看到,一開始家長可能覺得孩子小好玩但大了就戒不了也難改,而每個學校有每個學校的制度今天你要進那學校就須了解它們的制度與認同,或許是我想法較簡單吧!</p>
    <p>      我的孩子今年也申請入小一大家問我很多人報名嗎?我說不知道。往年錄取率我一樣回答不知道,我只說我只想了解人文所做的及課程狀況,其餘錄取率及報名人數是我不能控制的瞭解太多也是多餘,我只要照的學校安排去努力其餘的就只能靠運氣了,怪學校嗎?很難吧!如老師說我孩子壞你自己應該對自己孩子有所了解吧!這陣子去進修情緒課程發現了我們再給予孩子情緒紓解及了解與接受自我情緒這區塊真的很弱,難怪孩子有那麼多問題。而體制內學校老師在這區塊也心有餘而力不足,相信人文在這區塊會做得比較好些。</p>
    <p>    您真的很用心在經營部落格,我也很感謝你一直給我們不同資訊與想法期望您能繼續努力下去。</p>
    <p>                                                                                                                                        jenny</p>
    <p> </p>
  • 股票啊賺吧賺吧
  • 看完你兩篇文章,老師說我小孩壞跟人文這條船,我想人文會篩選小孩上學,主要還是學校經費問題,因為「學校負擔不起太多需要輔導的小孩」。否則如果這是間公立的學校,的確是不該有篩選學生的行為。我看過一本芬蘭教育的書,芬蘭舉國上下的中小學高中,都是跟「當初」的人文一樣擁有相同的理念,對每個小孩都不放棄,各學校的上課時間跟跟人文一樣,很彈性很有自主權。這是一個教育品質優秀世界皆知的國家,台灣有人文這樣像芬蘭一樣人性化的學校真是讓人驚喜,也是很多家長期待的夢一般的學校,因為這是在台灣教育體制下的奇葩,我想很多家長作夢都不敢想像我們的教育制度哪天能夠變得跟芬蘭一樣,那真的是夢。不過以我從書中對芬蘭教育的了解,他們不會說「我們負擔不來,我們背負某部分家長的期待」,他們為了班上一個同學不了解某個問題,是會全班停下來等那位同學的,可是沒有小孩或家長會說,「這對我們不公平」。因為教育跟學習是沒有時間表的,如果是要教育小孩將來是個人格健全的公民,那麼應該是終身都在學習才對。那麼為什麼人文改變初衷了呢?是經費吧,所以陷入另一個窠臼。我看了您的文章,覺得人文「可能」是體制外的另一個體制內學校,感覺上不夠客觀了呢。那如果以後全台灣的中小學都改了,改以人性化的教育為主,那是不是有些學生永遠都不能進學校上課了?因為學校會說要輔導的人太多了,我們負擔不起。<br>
    [版主回覆03/15/2011 22:29:59]<p>謝謝您的回應.其實真的不能說學校在"篩選"可以上人文的孩子。如果您是體制外小學的校長,當您有權力篩選入學的學生時,您,會篩選什麼樣的孩子?在人文,您會看到大部分的家庭都如同一般小學家庭一樣,是普通家庭。有開小吃店的家長,有單親家庭,有貨車司機爸爸,有開五金店爸爸,有市場擺攤媽媽,打零工家長等,雖然也有像其他學校的家長一樣當老師,主管階級,老闆以及醫生(但包括安安在內也就只有兩個醫生孩子)。若說學校要篩選孩子,會是這樣的組成嗎?</p>
    <p> 然而學校為何要設立試讀機制?就如同您所說的「學校負擔不起太多需要輔導的小孩」,這是台灣教育的悲哀,因為公立學校的輔導老師編制原本就不足,可能還由非輔導系統的老師兼任,也沒聽說有駐校社工或心理師吧。大家都很羨慕芬蘭,一古腦的將芬蘭的制度拿來當模範,不過報導芬蘭教育的篇幅似乎都沒有提到他們對"特殊的孩子"的教育方是如何。誠如您所讀到的資料,<font color="#800000">他們為了班上一個同學不了解某個問題,是會全班停下來等那位同學的,可是沒有小孩或家長會說,「這對我們不公平」。因為教育跟學習是沒有時間表的,如果是要教育小孩將來是個人格健全的公民,那麼應該是終身都在學習才對。那麼為什麼人文改變初衷了呢?</font>事實上人文並沒有改變初衷啊,為了讓孩子都能學習到他的基本能力,人文課程的設計和跑班的制度,就是要讓每個孩子都能有自己的進度,所以孩子的成績單,看不到分數,看不到和同儕的比較,只看到孩子每項能力的自我表現,例如:與同學相處的能力,或是解決問題的能力等等,的確也沒有學習的時間表。但是對於行為或情緒障礙的孩子而言,這樣浮動的環境和課程不見得適合他們,將這樣的孩子放在人文,對孩子而言反而不一定好。</p>
    <p>雖然學校不應該拒絕學生,這點的確讓很多人無法接受。當初ㄧ位朋友原先很贊同人文,也曾想將孩子(有過動的傾向)送到人文,只是交通不便而作罷,後來她聽說人文試讀的狀況和可能會拒絕孩子入學,也是非常不能接受。然而,就像一般大眾所知道的,我們醫生不能拒絕醫治病人,可是為什麼衛生局和健保局還要倡導轉診制度?因為如同一位需要開心臟手術的病患,如何在三級的地區醫院得到適當的治療和照顧一樣,又例如我是小兒科醫師,可是我對醫治需要洗腎的成人也是沒把握啊。同樣的,特殊的孩子需要專業的輔導,不是轉到體制外學校就能解決問題,若不慎重看待,那對孩子不是又造成二度傷害? </p>
    <p>教育的議題談不完,人文絕非是毫無缺點的學校,也不會是所有孩子的救星。然而,我想人文堅持的教育理念是值得贊同的,而在台灣混亂的教育觀念下,人文持續穩定的將適合孩子的教育理念付諸實行,這是值得大家來支持的。</p>
    <p>邀請您對另外一篇文章給點回應:  <a href="http://tw.myblog.yahoo.com/jw!AnFtaiGFBRw4eck0xzB4CzMn/article?mid=1697&prev=-1&next=1672"><font color="#00556a">給校長的一封信--part I </font></a>。感謝</p>
  • lu5663
  • 這一篇文章的發表,想必妳犧牲了很多的睡眠時間
    我在申請幫孩子轉學至人文前,花了很多時間在思考我必須經歷多大的改變,我能否承受得了?在決定盡最大的努力後,才敢遞出申請書,目前還在沒有時間表的程序中。
    我從網路尋找人文的相關訊息,妳的發表絕對不止幫助到我,只想告訴妳,妳的文章,妳的用心,有人在看
    [版主回覆04/17/2009 11:05:29]謝謝你。希望不論在何地何處的孩子,都能有快樂的童年,和願意幫孩子建立快樂童年的大人。因為快樂的童年是支撐孩子未來面對不同困境的勇氣來源。相信不論是在學校,在家裡,在社區,看到孩子高興的笑容,大人的努力(和犧牲)就值得。祝福你和孩子。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