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文化與文明,我對台灣的期望與期待

我的父母親都是杭州人。 1948421我出生在南京家裡,由產婆接生。




19494月抵達台北。小學畢業於台北空軍子弟小學。初中、高中畢業於台北成功中學。大學畢業於台大醫科。當飛彈營醫官一年,是我的兵役。在榮總核子醫學部做住院醫師4年。完成台灣所有的養成教育,時年19786月,我30歲。



在那個年代,假如你還想更上一層樓,下一步就是去美國。自然我就去了紐約,進入紐約州立大學醫學院醫院做外科住院醫師,一共6年。19846月畢業。


 



我與我的女友美惠19791020日在紐約完婚,女兒曉蕾生於198011月,兒子曉寧生於19845月。家在紐約,就在紐約工作、教育孩子直到 20111114。那天中午在紐約,我和美惠兩人高高興興的上飛機,期待回台灣渡假,我們已經離開我們的故鄉33年,我們就要回到我們成長的故里,多麼的期待,多麼的快樂!


 


飛機飛啊,飛的,飛到日本大阪。我們必須下飛機過境,我們走下飛機。不對,我告訴美惠,我的右手右腳沒有力量,只能緩慢移動。隨即服務員推來輪椅,我開始坐輪椅。我自始沒有感覺到不同,只是慢慢的右腳右手失去了運動的能力。最後到達台北,右手右腳沒有力氣,還可以動。立刻去新光醫院,因為同學王大鈞在新光可以幫忙我。因為大鈞,進急診處,掛號、接納、檢查、治療、住院一氣暍成。


 


從此我是中風病患,右半身不遂,躺在新光病房。每天面對的就是一個電視機。我開始學習台灣文化。現在台灣電視有超過100個頻道,每天我就對這電視看來看去,轉來轉去重新學習台灣文化,畢竟33年的文化差距太大。我每天對這電視,一個星期我就神經錯亂,我過去63年的價值體系崩潰,因為這個電視節目沒有是非黑白,可以胡說八道。我開始自言自語,跟電視辯論,立刻精神科會診:診斷急性精神病,處方:不准看電視,吃鎮定劑。



這鎮定劑一吃,所有復健成果泡湯,我昏昏欲睡。也無法復健。
這時根據規定必須轉院,就轉去陽明醫院復健。



轉院去陽明以後,絕對不敢看台灣的電視。每個人都說台灣電視是娛樂,因為台灣自由了,電視愛怎麼講就怎麼講,他有自由,胡說八道不負責。每個人都笑我這個土包子,居然還相信電視,還會看出一個神經錯亂。我真的非常單純,我平常很少看電視,我沒有看過台灣這種電視如此亂七八糟,假如你當真你一定發瘋,我來舉例,台灣人覺得我是大驚小怪。



第一,我們的立法院長,不管立法院的秩序。我們的立法委員在立法院胡扯、霸佔主席台,立法院就不用開會。大家立法委員照常領薪水。還理直氣壯,都是馬英九的錯!



第二,我們都對,假如有錯誤,一定是無能的官員,一定要有人負責任,有人下台!有人下台就解除了民憤,事情就過去了。



第三,我們什麼都要抗爭,我們要讓馬政府聽到人民的聲音,知道人民的痛苦。好好為人民做事。多發幾個月的獎金,讓大家有錢過日子。



第四,我們是人民,被壓迫的老百姓,因為決策錯誤,所以日子越來越難過。過不下去了,政府要負責任。電視上的專家講來講去,這麼簡單可以處理的問題,偏偏政府不做!



我看電視看來看去,問題越來越大,眾說紛紜,根本無解!你當真,你發瘋。
唯一的辦法就像90%的台灣人沉默,漠不關心。這就是台灣文化,見怪不怪,我們可以容忍。因為我們有自由。
這個台灣文化住在台灣的人已經習慣了,我離開台灣30多年,必須要10個月才習慣,學習麻木,自己管自己。不要管別人的言論。



老實說,我不喜歡這種文化。因為是非不分,黑白不明,不是好事。國家需要有是非黑白。那天在電視上看到學生在立法院罵教育部長,檢討現行制度,問題有夠大。40年前,我也是學生領袖,那個時代,我們乖乖的做道德重整:誠實、純潔、無私、仁愛。一個指頭指別人,三個指頭指自己。我們在要求別人以前先要求自己,這是我們當年的信仰與文化。



這個真理應該是不變的,可是當今的台灣文化,就把這個基本真理刪除了。沒有這一條真理,難怪台灣亂七八糟,亂到不行。



我們再來一次道德重整運動吧!



總統先生,40多年前何應欽將軍,張群秘書長分別接見我們,當面勉勵我們道德重整的團員要為國家出力,宣揚道德重整。陳立夫先生駕臨我們道德重整本部,勉勵我們所有團員為道德重整出力,為國家出力。當年我們有非常大的使命,因為國之大老支持。今天國之大老在那裡?。



懇請再來一次道德重整運動如何?我來整合。

王緒醫生

 



我向你呼籲請你支持我的寧靜革命。我現在發起一場寧靜革命,假如你讚同,你就幫我把這個電郵轉發給你的朋友。越多越好。假如你反對,就不麻煩你。我們來看看台灣到底還有沒有希望,有沒有公理。



假如50%以上的人認為我是對的,願意幫忙我,起碼我們有了多數,我們有機會創造歷史。假如大部分人認為我是錯誤,不願意幫助我轉發。我也死了這條心,我知道我太自不量力。



台灣現在需要我們人民自己幫自己。因為沒有人可以幫我們。我發起自覺運動。這個運動有兩點。第一,我要求自己有道德,就是我要誠實、純潔、無私、仁愛。第二點,當我一個指頭指別人要求別人的時候,別忘了有三根指頭指自己。我要先自我要求。假如你同意這個自律公約,就請你轉發給你所有的朋友,讓大家都來參加。假如你認為無聊。就不麻煩你。



我希望你不嫌麻煩。這個國家是你的,是我們的。還有我們的下一代。


PS: 這也是我對台灣的期望。為了讓安安長大的社會更好,我願意參加!
創作者介紹

兒科醫師媽咪的撇步

安媽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